外婆

可悲滴人儿,只有感性时才发觉到自己原来还是个人儿。

今晚想起了去世已久的外婆,格外的想念。记得小时候去外婆家,每次都是大早上,骑着自行车,跟爹爹两个人沿着去学校的那条路一直到街市上,外婆外公家就在街市上开了家草药店。我的外公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个风度翩翩,说起话来声音格外敞亮的人。那时小,每次去都会看到满是人山人海的购买草药的农家人,虽然门前声音嘈杂不堪,但外公的声音总是最清晰好辩的。我的外公很有谱很有气势,给人有股说不上来的威武霸气的感觉,所以小时候我很怕跟他说话,但是每次在我去的时候,他都会故意用手去抓抓我的腋下窝,但我因为很怕他,每次都是不敢笑,他就说我是个傻蛋吧,说着说着我也越来越害怕以至于想哭想逃离他的手掌心,而他因此也笑嘻嘻的,不过在我印象中,外公也是个不言苟笑的人,后来妈妈告诉我,他老人家年轻时是个干部,人有风度是在当地人尽皆知的事。

我的外婆,听我妈妈说,她老人家原来是个下乡的知识分子,后来嫁给了外公,再之后的事,妈妈也不多说了。我的外婆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也是在当地人尽皆知的事,当初我的外婆去世摆戏台子时,居然有个老太太在台下一边抹起眼泪一边道外婆是个多么好的人啊命不该绝。外婆不喜欢打牌,从前打牌输了两毛钱,她老人家由此责备起自己来说道:两毛钱可以买一袋盐了。在这之后,外婆再也没碰过牌,她老人家是个念佛之人,在家里供着菩萨,每天都会拜一拜,在我模糊的印象中,她老人家从前好像给我买了个玉菩萨叫我戴着来着,因为我嫌麻烦就放在家里没戴,如今也早已不知去向了。外婆是06年去世的,依稀记得来到外婆出殡的那天,舅舅哭得还躺在床上抽搐,床边就是他的两个姐姐在抹眼泪,也就是我的妈妈和姑姑。这成为了我一生难忘的画面之一。外婆去世出殡那天,我和爹爹依旧骑着自行车赶着去那个草药店,那时的我的心情依旧还记得,我更多的居然害怕见到我的妈妈。来到那个再也不能再熟悉的房间,舅舅躺在床上,妈妈抹着泪跟我说:俊阿,婆婆死了,婆婆死了嘚…我那时也泪如雨下,不断哽咽,其实也不知是因为外婆的离世,还是因为此时此景的渲染导致的,但那时的感觉我一直都有着身临其境的情结,如今此时此刻想起不禁眼眶也快湿润起来。

小时候每次来到外婆家,在平时跟家里的爹爹婆婆生活习惯了之后,突然要来到这里玩两天(那时一般是放假或者是周末去呆上几天),居然在爹爹离开之时感觉到非常不舍,感觉外婆家好陌生,特别是二楼曾经舅舅舅娘的新房,里面虽然有很多曾经小表弟看过的奥特曼影碟片,我因为害怕被外婆外公发现,每次都不敢上去,而且二楼因为打扮清凉,空间很大,一到晚上灯光阴暗,我更加害怕上楼去了,如今想起依稀感觉到一丝凉意在心头…我原本是个非常胆小的人,很怕鬼,如今本质依旧如此。不过我还是为了看奥特曼,每次偷偷的上去把小表弟的奥特曼碟片插放在裤袋就急急忙忙一边往后看一边像兔子似的往楼下冲,怕鬼啊…真的怕,下楼之后还得装出一副没事的模样,以便更好的把好不容易到手的奥特曼碟片带回家去慢慢赏析,下次再来时再换新的,以此反复有多次了,带回家之后我能看个好些遍不觉得腻歪,当个宝似的供起来,生怕把碟片弄坏了不好对外婆那边的小表弟一家做交代。哈哈,如今想起甚是感觉滑稽不已。

在周末尾了,外婆要送我回家了,有段时间因为我没有自己的自行车,是坐着爹爹的自行车的前座来的,所以那时回家的时候只能走回去。外婆送我走小路,走到三分之一还多点的路吧,外婆才愿意慢慢的让我自己走回去,在这之前我一直叫外婆别管我了,叫她老人家快回去,因为那时也是吃了晚饭才回去了,所以天色也不算是很早了。只是记得她老人家的身影,随着我走的越来越远,她的身影亦越来越小了,但依稀记得每次回头望望她老人家还在不在时,她老人家还在向我招手,好似在告诉我慢慢走,婆婆还在呢。直到拐弯看不见外婆的小小身影了,我也大步向家走去了,也不知外婆是否还在张望着呢,她那可爱又可怜的小外孙。今夜写下这小段文字不禁让我愈发伤感,眼眶眼泪在打转,憋憋气,硬是没让流下来。

听说原来外婆在世时,外公跟外婆吵架,外公一气之下把外婆膜拜多年的菩萨像给打碎了,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顿时感觉心如绞痛,外婆一生清清郁郁,平时只爱拜祖求香,她老人家当时一定非常伤心吧。不明白,在外婆去世出殡的那一天,外公躬下腰来欢迎领导还一边道自己的老婆死了的情景,我如今依旧难以忘怀。还有,还有外婆那小小的身影,我每次回头回望时的招手,也是我一生难忘的画面。

---------------本文终---------------

文章作者:刘俊

最后更新:2020年10月30日 - 23:10

许可协议: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